1. 通证要闻首页
  2. 资讯

拆解StepN:边跑边赚,尚能跑否?

拆解StepN:边跑边赚,尚能跑否?来源:经济观察报

作者:陈永伟

导读

壹  || 根据StepN的设定,用户在进入游戏前,需要先拥有一双“跑鞋”NFT。每一种跑鞋都有对应的“效率”和“舒适度”属性,这两个属性将会影响到玩家后续从运动获得的通证数量。

贰  || 虽说StepN在游戏的设计上确实是下了很多功夫,但同为M2E概念产品,如果仅从游戏本身看,其趣味性也不会比上面的这些同行高出太多。StepN真正吸引人的是那丰厚的经济回报。

叁  ||  总的来说,X2E的价值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它可以对某些行为提供有效的经济激励,从而引导人们增加这些行为。另一方面,其实X2E的兴起也是对Web2.0时代平台主导互联网生态的一种反叛。

最近“链圈”和“币圈”的新闻多。继不久前稳定币UST闪崩之后,这几天,X2E(注:X2E是X to Earn的简称)模式的典型代表StepN也遭遇了危机。自五月以来,StepN的两种项目通证GST和GMT都经历了持续的下跌。与通证价值走低相比,更为可怕的是疑虑情绪的蔓延。不久前还相信这个项目前途无限的人纷纷开始怀疑StepN那看似迷人的商业模式背后,究竟是不是一个“庞氏骗局”。

5月27日,StepN发布《关于清查中国大陆账户的公告》,称为积极主动响应相关监管政策,将对App用户进行清查。此公告一出,关于StepN已被中国监管部门调查的消息就在坊间流传了开来。尽管StepN官方宣称该项目并没有在中国开展正式业务,也没有被调查,但在此时此刻,这样的声明反而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从那天开始,GST和GMT都开始了加速下跌。

StepN究竟是一个怎样的项目?为什么它在上线之初就可以受到各路投资人的追捧?又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它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盛极而衰,进而陷入了今天的危机?在这轮危机之后,这个曾经的明星项目是否还有翻盘的希望?而在StepN背后,X2E这个模式又存在着怎样的机遇与风险,它又会迎来怎样的未来呢?关于这一切,且让我们慢慢道来。

StepN是什么?

作为一个Web3.0概念的项目,StepN还很新。去年年底,其测试版才上线,并且直到现在,其白皮书中设想的很多功能也还没有正式开通,因而严格来说,其测试期还没有完成。虽然StepN本身是一个澳大利亚项目,并且其官方宣称其在中国国内并没有业务,但从血统上讲,它却有很深的中国烙印——其两位创始人都是华人,其中Jerry Huang毕业于浙江大学计算机科学专业,而Yawn Rong则是一位区块链领域的连续创业者。

(1)StepN的游戏机制

StepN主打的概念是“边跑边赚”(Move to Earn,简称M2E)。提到这个概念,老读者们应该会很容易联想到我曾经在专栏中提到的元宇宙产品Axie Infinity——这款产品主打的概念是“边玩边赚”(Play to Earn,简称P2E),即用户可以在游玩的同时获取收入。在很大程度上,StepN其实就是一个换上了运动马甲的Axie Infinity。

在Axie Infinity中,玩家需要先购买一个宠物(Axie)的NFT,然后就可以对宠物进行培养,并让宠物进行战斗和比赛以获得收入。在StepN中,基本也沿用了这个设计,只不过Axie Infinity中的宠物Axie被换成了跑鞋,而获取收入的方法则从游戏中的虚拟战斗变成了在现实当中的奔跑。

根据StepN的设定,用户在进入游戏前,需要先拥有一双“跑鞋”NFT。在游戏中,初始提供的跑鞋有多种,每一种跑鞋都有对应的“效率”和“舒适度”属性,这两个属性将会影响到玩家后续从运动获得的通证数量。当然,越高级的跑鞋属性就越好,售价也越贵。玩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来直接购买,也可以购买一个盲盒,从中随机抽取一双跑鞋。

玩家拥有了一双跑鞋之后,就可以开始游戏了。在StepN的白皮书中,列出了三种游戏模式:单人模式(Solo Mode)、马拉松模式(Marathon Mode),以及背景模式(Background Mode)。

单人模式是目前唯一已经开通的模式。在这个模式中,用户可以将自己行走的步数产生GST和GMT(GMT的获取目前还没有开启)。步数和通证的兑换比例会受到一系列参数的影响:跑鞋的“效率”系数越高,每一步产生的GST就越多;“舒适度”系数越高,每一步产生的GMT就越多。另外,行走的速度也有影响,只有当速度达到一定水平才会产生收入,并且速度越快,收入越高。用户还可能在奔跑的过程中获得“神秘盒子”,从里面可以随机开出不同等级的宝石。用户可以通过消耗GST的方法将宝石镶嵌在跑鞋上,用来提升它的属性。

另外,根据设定,用户的奔跑是需要消耗体力的,当游戏中的体力消耗完了之后,即使现实中的用户还有体力继续奔跑,这些多跑的步数也不能继续产生收入。当然,要提升体力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多买鞋,每买一双鞋,可以消耗的体力就多一些。

或许还有人会担心,以步数换收入会不会遭遇造假?毕竟为了每天在朋友圈的运动排名中刷一个好看的成绩,都有很多人不惜每天手摇手机。现在,步数可以换来真金白银的通证,类似造假行为是不是会更多呢?为了防止类似情况的出现,StepN在打假上下了很多的功夫。一方面,它加入了GPS探测,如果用户的行走并没有产生明显的位移,那么由此产生的步数就不能兑换。另一方面,StepN还会侦测用户在行走时的身体起伏程度,这样一来,让狗来代替跑步也就不再可能了——毕竟狗的身子只有这么高,它的跑动起伏是非常小的。

需要指出的是,StepN官方在宣传自己的产品时,一直声称它是一个Game Fi和Social Fi结合的产物。换言之,除了游戏玩法之外,StepN将来还会加入社交玩法。不过,到现在为止,它还没有透露有关社交玩法的信息。究竟StepN会怎么做社交?这个谜底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来揭开——如果StepN还有机会让它揭开的话。

(2)StepN的经济系统和治理机制

如前所述,StepN也设置了双通证系统,这一点似乎也和Axie Infinity十分神似。其中,GST的全称是Green Satoshi Token,虽然StepN并没有解释这个名字是什么意思,但据我猜测,其中的Satoshi应该是向“区块链之父”中本聪(Satoshi Nakamoto)致敬的意思。GMT的全称是Green Metaverse Token,这个名字显然是为了蹭去年最火爆的元宇宙概念。

在两种通证当中,GST是应用内通证。在发行总量上,StepN也没有对其设置上限。也就是说,只要应用内的用户不断增加,并且在不断地奔跑,那么新的GST就会被源源不断地创造出来。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当一个商品的供给量不断增加时,其价值就会降低,因而如果GST不断超发,就必然会有巨大的通胀压力。为了对冲这种压力,StepN的对策是设定很多需要消耗GST的地方,例如在铸造新的跑鞋,或者对跑鞋进行升级时,就需要消耗GST。GST一旦被消耗,就会退出流通。通过这样的设计,整个市场上的GST就可以维持在一个相对稳定的水平。

和GST不同,GMT被设定会像比特币一样,是通缩的。2022年3月9日,StepN铸造了60亿枚GMT。此后,每隔一定时间,系统都会新发行一批GMT,但每一次发行的数量逐渐减少。到现在为止,用户直接在游戏中获得GMT的功能还没开启。根据StepN在白皮书中列出的计划,当直接获得GMT的功能开启后,拥有30级以上运动鞋的用户将可以通过步行来获得GMT。不过,和获取GST不同,GMT的产出并不是稳定的。按照StepN自己的说法,它们设计了所谓的“爱因斯坦机制”和“比特币机制”。其中,“爱因斯坦机制”指的是游戏中产生GMT的可能将是随机的——这一点似乎是对爱因斯坦所说的“上帝不掷骰子”的一个调侃;而“比特币机制”指的则是和比特币一样,随着GMT新发行量的递减,用户在游戏中获取GMT的概率也会随之减少。

对比GST,GMT的用途更广:

一方面,它本身在游戏中有关键作用。例如,用户要升级到一定的等级,或者解锁某些功能(如增加获取GST的上限),都需要花费GMT。除了这些严肃的功能之外,StepN还专门设计了一个“幸灾乐祸池”的功能。在这个颇具恶趣味的功能中,用户可以花费GMT来订阅自己好友的“坏消息”。这样,一旦有好友遭遇了诸如升级道具不成功,或者开盲盒开出低级鞋的“坏事”,系统就会及时告知,以满足用户幸灾乐祸的小心思。

另一方面,GMT还是StepN这个项目的治理通证。用户可以通过向系统中质押GMT的方式来获取对应的选票,并利用这些选票来决定关于项目发展的各种事宜。

对于DAO治理问题有所了解的朋友应该知道,如果单纯地按照一证一票的方式来分配投票权的话,对于治理是非常危险的。一些投机者可能会通过在外部交易换取大量治理通证的方式来在很短时间内获取巨大的投票权。在现实中,孙宇晨以一人之力压制STEEMIT数万用户意见的案例就是这一风险的明证。为了尽可能遏制这一现象,StepN引入了声誉机制,随着用户将GMT质押时间的增长,一单位GMT可以获得的投票权将越大。根据白皮书,如果用户只质押一个月,那么一单位GMT只能换取一单位的投票权,而如果质押的时间到了三年,那么一单位GMT可以换取的投票权就高达六十四单位。一般来说,投机者们出于牟利的需要,都不会把通证长期质押在项目内,只有那些对项目有真爱的玩家才会采取这样的行为。因而,通过这种设定,StepN就可以在很大程度上抵制投机者的攻击,将项目的控制权还给那些真正关心项目的人。

为了保证整个项目的运作和发展,项目内交易收入的一部分将被作为税金用来支付维护团队的报酬。与此同时,质押在项目中的GMT的一部分将会被拿出来用于支持游戏生态的发展。此外,为了突出该游戏的低碳环保概念,税金和质押资金的一部分会被用来作为低碳环保基金,用于公益事业。至于税金的比例有多高、税金以及质押资金在各种用途之间如何分配,这些问题都会交给项目用户自决。持有GMT的用户可以通过投票来对它们进行决定。

StepN何以至此?

如果单纯从产品的角度看,StepN还是颇有可圈可点之处。在基本框架上,它参考了Axie Infinity这个已经在市场上得到了一定验证的项目,并用现实的奔跑替代虚拟战斗作为了游戏的主要方式,这就成功地将健身、低碳等流行概念融入到了项目当中,从而也拥有了更广泛的目标用户群体。而从业绩角度看,StepN的表现似乎也很不错。就在5月初,StepN的日活用户数已经有50多万,而月活用户数则更是超过了230万,作为一个才运营了半年多的项目,这个成绩已经是相当可以了。

如果将StepN和其他的 M2E(Move to Earn)概念项目做一个对比,其成绩就现得更为突出了。目前,市面上比较著名的M2E概念项目除了StepN之外,还有Dotmoovs、Genopets、Step,以及DOSE等,尽管这些项目的推出时间和StepN差不多,但在认可度上却都要远远落后于StepN,在估值上也是数量级的差异。

那么,StepN究竟是靠什么在这个赛道中脱颖而出,最近的危机又是因何而起呢?在我看来,这两者其实都可以从StepN的经济模式上找到根子。

虽说StepN在游戏的设计上确实是下了很多功夫,但同为M2E概念产品,如果仅从游戏本身看,其趣味性也不会比上面的这些同行高出太多。StepN真正吸引人的是那丰厚的经济回报。5月21日,投资人朱啸虎曾经发过一条朋友圈,说自己用StepN第一天就赚了30美元。当然,作为著名的投资人,朱啸虎的时间很宝贵,因而他从StepN赚到的钱看起来并不算多。但只要我们上网搜一下,就会发现那些“专业”在StepN上跑步的人,一天赚上几百美金的,大有人在。相比之下,那些同属于M2E赛道的其他项目在给钱方面就要寒酸得多。比如,Step就限定每个用户每天从跑步获得的收入不超过10美元。正是凭借着这种撒钱的豪横,才让StepN成功地在众多的竞争者当中一骑绝尘。

但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StepN这种依靠高额刺激来拉新的策略也遭遇到了可持续性的问题。其实,StepN在设计时已经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和一些纯靠补贴获客的项目不同,它规定了用户要加入游戏必须先花钱购买跑鞋NFT。而现在市面上,跑鞋NFT的价格着实不菲,动辄就是几千美元。也就是说,给予用户的高额补贴中,有相当一部分其实是用户自己预付的。不过,这种用户自己对自己的“补贴”显然是坚持不了多久的。平均在一个月后,给予用户的高额补贴就会成为StepN的巨大负债。并且随着用户使用时间的延长,这种负债会越来越快地累积。

这笔负债靠什么还呢?当然是要靠后续的新用户。从理论上讲,只要发展新用户的速度够快,那么要维持营收的平衡就不是问题。而只要GST和GMT的价值可以持续走高,项目对于新用户的吸引力就会越来越大,要发展更多的新用户也不是问题,一切似乎都很好。不过,这种好的状态其实是建立在一个极为脆弱的平衡之上的。它要求所有的人都有相同的信念,相信这个循环是可以持续运作的。一旦有了风吹草动,信念被打破了,这个看似精妙的循环也就会瞬时崩塌,沦为“庞氏骗局”。

事实上,这一次StepN的危机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信心的变化造成的。从基本面上看,StepN的运营并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问题,用户的增长很稳定,盈亏平衡也基本可以保证。不过,在这几个月,市场上一直有关于StepN,乃至整个X2E模式是“庞氏骗局”的质疑。而X2E鼻祖Axie Infinity业绩的大降,似乎也部分印证了这点。这些质疑,以及案例叠加在一起,就在悄然之间扭转了人们对于StepN的信心,危机也就随之到来。

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也不难看出,如果StepN想要走出这一波危机,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尽快让人们恢复对于项目的信心,要设法让用户相信,他们的跑鞋可以持续奔跑,而不会随时“跑路”。而为了达到这一点,StepN就必须要对其经济模式作出改进,开辟更为持久的盈利渠道。事实上,从StepN的白皮书中,是可以看到某些计划中的功能是有可能达到这一目的的。比如,缴费参加的马拉松项目,就是一个比较好的营收渠道。还有构想中的社交功能,如果运营得当,也会有比较大的盈利空间。因此,尽管StepN想要恢复其原先的荣光并不容易,但要说它会就此一蹶不振,恐怕还为时过早。

对X2E模式的反思

StepN只是X2E模式项目的一个代表。自从Axie Infinity在疫情期间意外爆火之后,众多X2E项目就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涌现出来。除了前面提到的P2E、M2E之外,像L2E(Learn to Earn,边学边赚)、R2E(Read to Earn,边读边赚)、W2E(Write to Earn,边写边赚)、B2E(Bike to Earn,边骑边赚)、H2E(Hiphop to Earn,嘻哈赚钱)、E2E(Eat to Earn,边吃边赚)等项目也被陆续发明了出来。甚至还有一个叫Sleep Future的项目,主打S2E(Sleep to Earn,边睡边赚)的概念。从此之后,人们想要“躺着赚钱“就再也不是梦了。

据报道,截至2022年初,已有102家加密市场最顶尖的风投机构和基础设施服务商押注X2E概念,投资金额超过了120亿美元。毫不夸张地说,X2E已经成为了Web3.0大潮下最为风光的商业模式。

然而,就在人们对X2E模式满怀期待之时,最早的几个X2E项目却相继陷入了危机。先是Axie Infinity,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其运营状况就出现了下滑,用户的留存率开始不断降低。此后,其发行的通证AXS和SLP也出现了比较持续的下跌。好在当时StepN异军突起,因而人们在感叹Axie Infinity风光不再的同时,并没有对X2E这个模式本身产生怀疑。而现在,被寄予厚望的StepN也出问题了。或许,现在正是我们对X2E这个模式进行反思的一个好机会。

X2E这种模式有没有价值?这个答案当然是肯定的。总的来说,它的价值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它可以对某些行为提供有效的经济激励,从而引导人们增加这些行为。比如,M2E模式可以给运动更多激励,R2E可以给阅读更多激励,而W2E则可以给写作更多的激励。另一方面,其实X2E的兴起也是对Web2.0时代平台主导互联网生态的一种反叛。比如,在Web2.0时代,玩网络游戏,用户不仅要向平台付款,并且其在游戏中训练的人物、购买的道具等,最终的所有权都是平台。而随着Axie Infinity的崛起,这些过去被人们认为是天经地义的模式就被打破了。从这个角度看,X2E确实可以说是非常具有Web3.0特色的一种商业模式。

不过,这种模式的问题和缺陷也是显而易见的:

首先,这种模式很容易陷入“庞氏骗局”的泥潭。从本质上讲,X to Earn作为一种商业模式,其最大的吸引力就在于这个“earn”上。正如我们前面已经说到的,对于两个类似的产品,哪一个可能让用户赚得多,它在市场上就更容易胜出。

但问题是,这些给用户的钱究竟从哪里来?像W2E、H2E等项目或许还好一些,毕竟写成的文字本身还有机会发表赚稿费,嘻哈的视频可以上传到短视频网站上赚打赏,但像M2E、R2E,以及S2E等模式中的相关行为显然是没有经济价值的——毕竟我们不可能真的指望靠跑步、看书或者睡觉就直接变出钱来。因此,这种商业模式要运作下去,先天就面临资金持续性的问题。要做到这一点,要么就需要能够找到持续的盈利模式,例如通过增加收费项目,或者引入广告来保证可以有足够的钱不断给用户;要么就需要通过不断扩大新用户群体,用从新用户那儿收到的费用来补贴老用户。或许要获得持续的收入渠道需要更精妙的策划和更高的成本,在实践当中,多数X2E项目似乎更偏爱后一种模式。然而,正如我们前面看到的,这种模式的容错率是非常低的,一旦有异常的扰动出现,项目就会陷入“庞氏骗局”的陷阱。

其次,作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X2E中的相当一部分其实并没有像宣传的那样,成功地对中心化模式完成变革。

在Axie Infinity风头正劲时,很多评论人士在论及X2E模式时,都是将它作为反抗平台中心化的一种方案来讨论的。如前所述,如果我们单看AxieI nfinity,它确实做到了将游戏玩家的权利从中心化的平台手中夺回来。但是除了一些典型之外,更多的X2E模式项目其实是和反抗去中心化无关的。比如,以StepN代表的M2E项目就没有这一属性,因为跑步等活动本来也没有被中心化的平台所主导。从这个意义上看,对于类似的活动,X2E模式的引入带来的变化其实仅仅体现在激励的改变上,并没有其他的什么附加意义。

再次,对于一些行为,过多的经济激励引入其实是有害无益的。比如,在StepN等M2E产品将强激励引入了跑步之后,跑步这项活动就被异化了。由于StepN给的激励足够高,所以已经有不少人开始专门琢磨如何与系统的反作弊装置斗智斗勇,试图用更简单的方式获得更多的钱。这时,跑步本身的意义反而被彻底消解了。显然这对于普及健康和低碳理念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事实上,即使是对于P2E这样的模式,也有不少人对其充满了质疑。例如,前不久一款热门的网游准备在游戏中加入NFT,以便让玩家获得收入时,就遭到了玩家的一致抵制。玩家们的理由是,这会让铜臭味污染了游戏本来的意义。

虽然X2E无疑是一种创新的商业模式,但这种模式的不足也是十分值得重视的。创业者如果想在这个模式上有所建树,就应该花费一定的心思去解决这些问题。

写在最后

在结束本文前,我还想略微花费一些笔墨说几句与Web3.0相关的监管问题。StepN的暴跌出现后,很多媒体都对其进行了报道。其中有一些媒体就认为,这一事件意味着Web3.0模式的破产,并呼吁监管部门要以此为契机对Web3.0相关的项目进行严监管。

看到这些报道,我不由想起了之前在朋友圈刷屏的一篇叫做《Web3.0,与中国无关!》的文章。文章作者认为,由于中国目前对数字经济的监管过于严格,数字经济的发展很可能会受到抑制,包括Web3.0在内的很多创新也可能因此与中国失之交臂。在我看来,这篇文章的观点或许过于极端,很多说法也经不起推敲,但它指出的现象倒是值得重视的。

不可否认,现在很多打着Web3.0旗号的项目,背后有很多的风险,有些甚至就是“庞氏骗局”,这些当然是需要监管、需要打击的。但在大量劣质项目的夹缝中,或许就隐藏着下一个谷歌、下一个亚马逊。如果监管卡得过死,那么在打击那些劣质项目的同时,一些优质项目也可能被扼杀掉。从这个意义上讲,在Web3.0风潮席卷全球的时候,究竟应该如何在规范和发展之间取得最好的平衡,将会是监管部门必须思考的一个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区块链资讯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区块链内参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kennews.net/117210.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