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通证要闻首页
  2. 资讯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作者|洪雨晗

邮箱|hongyuhan@pingwest.com

本文来源:品玩

还记得那些给人工智能标注数据的廉价真人劳动力么?他们被称为给“人工智能打工的人”,也被从业者自己形容为“人工智能的富士康工人”,和AI时代的“新纺织女工”。

而今天被包装的光鲜亮丽的“虚拟偶像”,也越来越像一个新的数据纺织工制造机。

就像那些做数据标注的人们根本想象不到自己参与训练的算法正在制造多大的财富,虚拟偶像背后的人们也没有体验到“偶像”带来的快乐——尽管很多时候她们才是粉丝真正喜爱的对象。

而更糟糕的是,虚拟偶像这个生意里,似乎没有人真正在从中获益,一切都是“虚拟”的。

“偶像”活得比粉丝还差?

永不塌房永不恋爱的虚拟偶像、24小时运转不停的的AI女团、首个3D直播加实时动作捕捉的虚拟vtuber、最大艺人公司的练习生做中之人(虚拟形象背后的真人演员)、掌握当今互联网最大流量密码的字节跳动做背书……虚拟偶像组合A-SOUL自诞生之初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A-SOUL在今年5月份确实破圈了,然而,让A-SOUL破圈的不是上述这些原因,而是A-SOUL成为国内虚拟偶像最大“塌房”事件的主角。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杜华与 A-SOUL,来源:杜华微博

事发A-SOUL成员珈乐被运营方宣布“直播休眠”。

严格意义上来说,用“塌房”来形容虚拟偶像组合A-SOUL不太准确,和以往由娱乐圈明星、艺人的丑闻、绯闻导致其公众形象、人设崩塌引起的情况不同,在不少粉丝眼中看来,此次“塌房”事件的肇事者不是虚拟偶像组合A-SOUL抑或其背后的中之人,而是背后公司。

导火索是5月10日下午A-SOUL官方账号宣布的一位组合成员退出的消息,该消息表示:A-SOUL组合成员之一、团队Vocal担当珈乐因身体及学业问题,除了已签约的商业及合作活动外,将从本周开始终止日常直播(包括单播和团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图源:B站A-SOUL官方

这则公告刚发布十来分钟,下方就有一条评论被顶起:“说的很委婉了,追过女团的都知道这种话等于是再也不回来了”。这确实意味着珈乐彻底退出组合,但粉丝很难接受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组合重要成员的退出,对官方宣布的“身体及学业问题”的解释不买账。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图源:A-SOUL成员珈乐

为寻找答案,很快就有人挖出来珈乐背后中之人的个人社交平台账号,在其个人动态中,粉丝们拼凑出一个中之人背后的真实生活状态——充斥着PUA的职场、无人问津的职业病、无休止的过度加班、需要自费学习的舞蹈、部分生活费还需要家庭支持……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图源:网易云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图源:网易云

紧接着,有网友在论坛中曝出:“A-SOUL成员在企划内部地位极低,一直以来工资仅7K,后期运营提出涨薪至11K底薪+1%的直播营收提成,但涨薪条件是成员必须要续约。”

珈乐是B站2021年的年度最强舰长(B站全年收获舰长礼物最多的主播),全年直播收获粉丝打赏的138元的礼物舰长达12000个,但是,即便以更高的11K底薪+1%的直播营收提成来计算,直播打赏B站会分成50%,珈乐收到粉丝送的一个价值138元的舰长,实际到手的只有6毛9分钱,全年12000个的B站最强舰长,珈乐背后中之人真正能拿到的只有8280元。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图源:B站

这也是为何,虽然A-SOUL在11日凌晨紧急辟谣网传的薪资“全部为假”,并在14日对外公开成员薪资结构为每月固定收入+奖金+直播总流水的10%,然后否认了“霸凌、压榨”的情况,但粉丝们依然怒火中烧,继续在隐藏着一切细节中的社交网络上寻求自己的答案。

在粉丝的火眼金睛下,A-SOUL人气最高的团宠嘉然的微博账号也被人扒了出来,粉丝们发现其发微博用的手机还是几年前发布的中低端机型OPPO Reno5,通过淘宝识图发现其爱穿的小裙子不到一百块,戴的更是39块的塑料项链;另一成员向晚更是经常吃泡面,switch手柄不灵、经常漂移却半年舍不得换,新入手了老头环(艾尔登法环)又因为晕3D而赶紧退掉……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图源:微博截图。鸡脯肉—— 一块吃起来僵硬、呆板、没有灵魂的尸体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这一切,都指向着一个无比荒谬却又真实的结论——全年直播打赏收入达数千万的A-SOUL,其背后的中之人活得可能比粉丝还差。粉丝们感慨自己996餐餐泡面省出的舰长送给偶像,结果“偶像”背后的中之人也同样逃离不了熬夜加班打工泡面人的命运,都是轮回。

那么,钱去哪了?

“我们”都是模式创新中的一环

如果一定要给出一个结论,谁在虚拟偶像A-SOUL企划中盈利,答案却可能和资本无情压榨数字劳工最后大赚特赚的想象不同,事实上,运营方也在亏钱做投入。

A-SOUL企划负责人、朝夕光年江南工作室负责人苏轼在给粉丝的回信中表示,A-SOUL在技术和运营上的投入非常高,已经远高于虚拟偶像目前能够得到的营收,此外,A-SOUL的营收乐华、B站以及字节跳动都有分成,而A-SOUL企划的研发和美术成本极高,因此整个项目处于大额亏损状态。

3D直播加实时动作捕捉的成本确实高昂。国内动作捕捉设备提供商NOKOV表示:“不同动作捕捉系统捕捉效果不同,价格区间也较大,从几千到几百万不等。”虚拟人技术提供商随趣在其官网显示,一些电影使用的高端动作捕捉全套系统甚至能达到上亿元。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图源:知乎

虚拟偶像的成本除了前期动作捕捉设备这样的固定资产支出,后续的运营还需要人工智能技术的支持、中之人的培养、美术设计、3D建模以及流量和渠道的分发。据公开信息,去年十月份,借着元宇宙和虚拟数字人概念爆火的柳夜熙,其单个视频的成本都在100万左右,其中视频制作40万,渠道投放60万,而这个IP背后有多达160多人在为她服务。A-SOUL运营方虽然没有透露具体运营成本,但可以以此类比,其运营团队人数绝对不少,支出成本也必然不是一个小数字。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阿凡达》拍摄中的演员戴着动捕设备

虚拟偶像的制作、运营成本高昂,但其商业化能力却有限。乐华娱乐在其招股书中表示会加大对虚拟艺人运营与商业发展的投入,通过流媒体直播、虚拟音乐会和代言衍生等创造更多利润空间。也就是说A-SOUL除了直播外,盈利上想要指望代言和衍生文创。

虚拟偶像里的真人都成了“数据纺织工”,这偶像不要也罢

图源:乐华娱乐招股书

然而虚拟偶像代言的的效果目前还未完全得到市场的信任,且能代言的产品品类有限,目前仍处于摸索试水阶段。

虚拟人不能“虚话实说”,曾有虚拟偶像翎Ling代言一款口红产品,宣传“滋润不干”,但遭到网友投诉其无法传达真实的消费体验而最终撤下了该推广。衍生文创市场则一直不温不火,更不用谈,可以说直播仍是虚拟偶像的主要营收来源。

这显然撑不起虚拟偶像的收入。国内虚拟偶像鼻祖洛天依花了六年时间才开始盈利,A-SOUL更是在做到了虚拟偶像顶流后仍在亏损,柳夜熙是破圈了,不过你知道泠鸢yousa、Hanser、多多poi丶、冰糖IO等等虚拟偶像吗?这些在小圈层爆火的虚拟偶像大多都不为更多数人所知。从虚拟偶像目前的成本投入和营收来源来看,A-SOUL企划负责人所称的项目处于巨额亏损状态是极有可能的。

虚拟偶像的出现,是AI技术进步、元宇宙和虚拟数字人等资本市场热爱的概念爆火相互契合的结果,它能否在巨额亏损下继续存在下去,很大程度取决于资本买不买账:相比于关注中之人幸不幸福,显然强调”大力投入动捕和AI技术从而建起‘虚拟’部分的门槛,最终赢得市场”的故事,更符合各方一直为“虚拟偶像”这门生意打造的“人设”。

或许未来元宇宙会改变娱乐生态,但在当下,赚不到钱而投入又停不下来的“虚拟偶像”,对人带来的影响,可能就只是在不停制造新的数据纺织工。

这样的偶像,究竟是谁需要呢。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看见Metaverse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区块链内参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kennews.net/116377.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