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通证要闻首页
  2. 资讯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作者 :乌贼Nyan

本文由 < 靠谱编辑部 > 编辑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靠谱二次元”(ID:kpACGN)

如果从1982年首位“虚拟偶像”林明美在《超时空要塞》动画中露面开始算起,“虚拟偶像”这一概念已经出现了40年。随着元宇宙概念的爆发,无数以虚拟偶像为噱头甚至结合了AI、VR的产品不断出现在公众视野中。不过,这些虚拟偶像想要变现,始终是个难题。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林明美

其中,最不被人看作是偶像的虚拟主播,却成为了少数可以吸金的存在。根据3月8日乐华发布的招股书显示,其由虚拟主播团体A-SOUL为主要增长点的泛娱乐收入在2021年达到了3790万元。此外,根据darkflame数据显示,最近三个月,每个月都有十名左右B站虚拟主播礼物收入月流水超过50万,统计范围内虚拟主播每月礼物收入总流水在6000-7000万元。

用真人扮演,通过虚拟角色出镜,做vup进行直播,这件被不少“元宇宙人”认为很low还没有想象空间的事,恰恰是大多数虚拟偶像公司,离赚钱最近的业务。

TOP100虚拟主播平均月流水20万,收入分层明显

或许对于大多数B站用户而言,只有A-SOUL、七海Nana7mi等几位粉丝到处整活导流的主播经常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然而从darkflame统计的数据来看,除了这些顶流虚拟主播之外,其他虚拟主播虽然名气一般,但也可以获得不错的直播收入,最近半年B站TOP100虚拟主播的礼物流水平均值在18-28万元区间浮动,但中位数保持在13-19万元。虚拟主播头部效应较大,各级别主播收入分层明显。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其中,今年3月礼物收入流水排名第一的A-SOUL成员嘉然,全月仅直播16个小时,礼物流水289万元。主要原因是她举办了一场生日直播庆典活动,成为了3月最吸金的B站虚拟主播。而A-SOUL五位成员全月直播总时长仅48小时,流水总计428万元,和其它虚拟主播厂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头部厂牌效应。B站自营的VirtuaReal厂牌各成员全月直播总时长超过4900小时,共计月流水440万元,用100多倍的时长和10多倍的人数勉强超过了A-SOUL的营收,成为B站当月流水最高的直播厂牌。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虽然七海Nana7mi、阿梓从小就很可爱等有一定积累的虚拟主播和蕾尔娜Leona、桃几OvO等新晋的虚拟主播收入同样不错,但是和A-SOUL成员的单位时间收入仍有明显差距。

A-SOUL成为当下最火的虚拟主播团体的很大原因在于赶上了国内虚拟主播业的“天时、地利与人和”。天时在于A-SOUL出道时正是日本虚拟主播大批次退出B站的时间,获得了一大批亟需新内容填补的vup粉丝的关注;地利在于A-SOUL即使在开播初期风评不佳,还因不适应二次元环境备受诟病,但熬过了那段时间以后,又因为其技术投入大,直播能力进步飞快,掌握了独特的内容风格,所以赚到了不少路人缘;人和在于A-SOUL的粉丝在积累过程中形成了独特、“抽象”的圈外拉新能力,路人在LPL的直播间、数码产品发布会等泛娱乐直播区域,都能看到A-SOUL粉丝为其呐喊的盛况,有机会不断被吸引和转化。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A-SOUL风风火火一年多过去了,能够和A-SOUL平起平坐的主播仍在路上。但A-SOUL一路跌跌撞撞还能拉新出圈的表现说明,国内虚拟主播的市场潜力非常大,观众们包容性比较强,赶超A-SOUL的虚拟主播随时可能出现。

但是从每个月直播收入统计的数据来看,头部虚拟主播的流水并没有拉开差距,而且同一主播不同月份流水波动也较为明显,就算是这个月的TOP3主播,下个月也可能20名开外。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中文虚拟主播已取代海外虚拟主播,当个vup成本只需5000元

最近两年,国内虚拟主播的发展十分迅猛。2020年时,大部分vup观众多数时间只能选择观看彩虹社、holo等日本事务所旗下的日语虚拟主播,面向的是国内的硬核二次元,没点日语基础点开这些主播的直播间会被直接劝退。两年过去,如今虚拟主播面对的观众几乎是全年龄且拥有广泛爱好的普通群体,而虚拟主播也进入了中文主播百花齐放的时代。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究其原因,一方面在于大批老牌UP主转职vup,由于不少音乐区唱见和网配CV等“夕阳红”KOL在B站流量不断下滑,需要维持流量的突破手段,而一些几年前便尝试转型vup虚拟主播的KOL陆续尝到了甜头,因此带动了越来越多有粉丝基础的UP主向vup领域进军。

从近几年B站的拜年纪频繁引入虚拟主播参演小品段子、歌舞表演也可以看出B站扶持转型vup的态度。这些由老牌UP主转职而来的虚拟主播只要足够勤奋,一般都能获得不错的直播效果。比如较早转型vup的唱见泠鸢yousa,B站粉丝322万,每周直播一次,月礼物收入流水均值达到20万元。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另一方面,打造一个虚拟主播的技术和美术成本已经降到了大部分公司和个人能够承受的范围内。据了解,利用电脑或手机摄像头实现面捕的vup直播工具并不稀奇,保姆级中文教程在B站、NGA上比比皆是,只要设备到位,配合稳定的网络环境,一般水平的虚拟主播进行直播在技术上几乎不存在什么问题。

而定制一套虚拟主播使用的虚拟角色,在价格上也有了许多公开的参考。根据美术外包平台米画师上的报价, 设计人设立绘的价格在1000-3000元,进行live2d建模的价格在2000元左右,直播虚拟场景绘制在200-500元之间。也就是说,一套质量尚可,能够在平台开播的虚拟主播美术素材,在完全依靠外包的情况下,平均只需要花费5000元左右。

关于vup的美术定制环境已经相当成熟,米画师告诉靠谱二次元(ID:kpACGN),从2021年开始,vup相关的美术需求一直有增长,企业运营的虚拟偶像公司的需求和数量是一般个人势vup需求和数量的2-3倍以上。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米画师上由企业发布的vup相关需求

和动辄需要花费上万,还得投入无数渲染资源的3D虚拟人相比,用2D虚拟主播的形式出道,对于不少想尝试虚拟偶像的公司来说,操作难度更小,投入成本更低,综合来看更具备优势。

什么样的虚拟主播更受欢迎?

做个虚拟主播不难,但做成受欢迎的佼佼者并不容易。

据靠谱二次元观察,近期每个月直播流水超过30万的虚拟主播,能够长期驻留榜单上游的佼佼者,模型普遍比较精美,有唱歌、跳舞、游戏等固定的直播内容,能和观众保持高强度互动,开播时间比较固定,对粉丝追播比较友好。不少上游主播在直播环节有精巧的设计,在展示自己的才艺专长之外,还安排了读粉丝来信、连麦PK等观众喜闻乐见的内容,让路人进入直播间时觉得有意思转粉的同时,也方便运营剪辑成直播Cut,转化更多爱看视频的潜在粉丝。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此外,虽然虚拟主播的直播时间越长,相对流水就更高,但A-SOUL、星瞳等用较短的直播时间吸引大量打赏的例子也说明了,高投入、高技术力呈现出高质量的直播内容,搭配上合理的直播日程和时间,对多数观众而言更具有吸引力,更有打赏的动力。

在直播时间之外,虚拟主播在各个平台生态内的建设和运营也非常重要。一方面可以为观众提供碎片时间的内容消费,用视频、文字动态等形式让粉丝可以在直播之外的时间和虚拟主播交互。另一方面还能向品牌方等潜在B端客户展现虚拟偶像的商业价值,以及虚拟主播在直播之外的更多商业可能性。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比如虚拟主播呜米和咩栗在B站经常发布动态漫画短剧,用轻松搞笑的日常内容吸引一部分对动漫感兴趣的粉丝,目前两个账号B站粉丝已分别达到59万和77万。63万粉的虚拟主播蕾尔娜Leona则是用“当了一年虚拟主播,在沈阳开了一家公司”现实题材内容制作了一系列视频,让不少观众产生对东北虚拟偶像老板的好奇。通过创作与众不同的视频内容,让以直播为主业的虚拟主播开始出圈,向更综合的方向更进一步。

再不做虚拟主播就晚了?

总而言之,IP化构建得越好的虚拟主播,越会受到观众欢迎。不过目前大部分虚拟主播,无论是在直播的设计,还是在直播之外的内容运营上,都有比较大的提升空间。这也是造成虚拟主播月流水不够稳定的直接原因。

现在是不是做虚拟主播的黄金时期?

答案是肯定的。

无论是之前在日本的绊爱(点击回顾),还是如今的A-SOUL都证明了虚拟主播不仅可以通过直播、线上演出直接创收,在知名度得到广泛认可的情况下,还能在线下演出、商业代言、游戏联动、衍生品等领域创造出更高的收入。

根据B站董事长陈睿在2021年B站12周年演讲中透露:“(截至2021年6月)B站拥有3.2万位vup,每月约有4000+个虚拟主播直播。”从这一数据来看,虚拟直播领域与游戏和秀场直播领域相比,竞争根本算不上激烈。按照国内游戏和秀场直播的上限估算,留给虚拟主播的成长空间将非常巨大。根据第三方数据统计,2021年PDD、张大仙等游戏主播的礼物年流水早已超过亿元,就算是如今的B站全站的虚拟主播流水合计,也不过是单个头部游戏主播的收入而已。

当“V圈”的含义已经从“初音未来为代表的VOCALOID爱好圈”变成了“vtuber爱好圈”,当二次元们的电脑手机壁纸纷纷换成了嘉然,当完全接受虚拟文化的Z世代开始拥有自主消费的能力,再不做虚拟主播就真的晚了。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奇幻空间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区块链内参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kennews.net/113623.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