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通证要闻首页
  2. 资讯

Gavin Wood:波卡平行链可能超过 100 条,生态中可能还会出现第三条中继链

Gavin Wood:波卡平行链可能超过 100 条,生态中可能还会出现第三条中继链Gavin Wood:波卡平行链可能超过 100 条,生态中可能还会出现第三条中继链

近日,Polkadot 创始人 Gavin Wood 做客 The Defiant 播客,和主持人 Camila 聊了聊一些非常有趣的话题,包括:

  • 同为分片,波卡和以太坊 2.0 的区别是什么?
  • 波卡最多能承载多少条平行链?限制来自哪里?
  • DOT 的价值和平行链的成功有何关系?
  • 波卡生态除了 Polkadot 和 Kusama 还会有别的中继链吗?
  • 波卡如何赋予开发者和用户自由?
  • “桥” 是连接起区块链的终极方案吗?
  • Web3 是什么?

以下是 PolkaWorld 对该播客内容的部分总结:

以太坊 2.0 VS 波卡

Camila:以太坊 2.0 也在做分片,那么它和 Polkadot 的区别就是是否使用了 WebAssembly,可以这么说吗?WebAssmebly 是一个你想去实验的方向吗?

Gavin:WebAssembly 确实是主要的区别之一,还有另外一些区别。比如我们分片的方式,和我们共识的方式等,以及在具体的实现层面的具体差别,我们是更早提出分片的。

很大的一个区别在于我们所说的分片状态机器上。我们的分片状态机器主要基于 WebAssembly,也就是说你可以用任何你喜欢的语言来编写任何计算机程序,只要能够编译为 WebAssembly 就行。你可以直接去编写一条链,只不过这个链会由 Polkadot 来保障安全,它会和 Polkadot 适用同样的安全模型和 Staking 资产池,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勾结起来攻击你的链,就等同于是攻击 Polkadot。所以说,它确实是分片的结构,每个分片的安全性和 Polkadot 同样高,但是每个分片却可以做到完全不同的东西,而且是并行地独立运行的,也就是说不同的工作可以同时发生在每个不同的分片上。

所以说,我觉得两者在产品层面上的主要区别就是,在 Polkadot 中,你可以租到整个分片,而以太坊(2.0)则一直在试图坚持以太坊模型,只不过让这个模型变得更具可扩展性,扩展性基本是来自拥有更多的工作流,让一些智能合约运行在这个分片上,一些智能合约运行在另一个分片上。而 Polkadot 的想法产生于 “如果这些分片不一定非要是智能合约呢?如果它们可以是任何的链会怎样呢?如果说它们中的一个只专注于域名注册,另一个只专注于 DeFi,另一个只专注于 NFT呢?” 这样做会不会有什么优势呢?

对于我来说,答案当然是有优势,因为有很多高吞吐量的应用,有时候你知道你肯定需要为这一个应用处理很多的交易,比如 DeFi,那么专业化就很有必要,因为你对性能的要求极高,但同时你又有机会去做实验,你可以在不同的链上尝试不同的想法,不会拘泥于一个智能合约的模型,你甚至可以有多种不同的做智能合约的方式。其实现在也有不同的链在推动不同的智能合约模型,有的可能是非图灵完备,有的有存储手续费有的没有。我认为实验是让区块链伟大的地方,Polkadot 可以同时进行 100 来个实验,这是让我很激动的一点。

平行链的上限取决于什么

Camila:Polkadot 里的分片就是平行链对吧,那么平行链数量有上限吗?

Gavin:肯定有,但是我们目前还没有试出来上限是多少。我们会持续增加平行链,直到触到上限,就会进行优化或采取一些必要措施。

早期我们猜测的限制会来自消息传递,当你增加更多的平行链,那么每一条平行链可能想要去沟通的链就更多。比如当你添加第二条平行链,网络里只有两条链,A 和 B 通信,B 和 A 通信;但是如果你添加的是第 101 条平行链,那么每条平行链都可以和另外 100 条通信,这意味着连接的总数就会有 10000 条,是乘数级增加的。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效应,这也是为什么 Facebook 会有滚雪球效应,因为每新加入一个人,网络都比以前更有用。所以说消息传递随着平行链的增多会变得更昂贵,因为消息数是链数量的平方,每增加一条链,传递消息的成本就会急剧增加。

现在我们有一个算法可以帮我们避免这个问题,所以说实际上,我们可以自信地讲我们可以承载比原设想的 100 条更多的平行链,可能可以有几百条。但是现实来讲肯定也会有上限,只能慢慢试出来。

现实来讲,也有可能瓶颈不会来自消息传递,可能会来自区块终结算法,我们的终结算法叫 GRANDPA,要求所有的验证人去互相通信,虽然说通信的内容很简单,而验证人的数量必须得是平行链数量的 10 倍。所以如果你有 100 万条平行链,就得有 1000 万个验证人,而且每个都得和其他的验证人通信,那么每个验证人的流量就很大,需要有超大的带宽,而这又会导致中心化,因为这要求验证人有很专业的设备和数据中心,这是我们不想看到的,我们不想牺牲去中心化,所以如果达到这种必须牺牲去中心化的程度,我们就不会再增加验证人了。

如果非要给出一个数字的话,我觉得我们的目标是让 Polkadot 大概能够承载 100-250 条平行链。

波卡生态:规模化和专业化

Gavin:规模化是很重要的,我们就是通过平行链(分片)来实现规模化。

这包含两个方面,一是我们可以把工作量拆分,以前可能是一个人要做所有的工作,现在我们可以把工作分派给 100 个人带回家做,然后把完成的工作交给原来的那个人。这就是一个很简单的概念——并行化。

另一方面就是每一个分片可以做一个专业的领域,处理一类专门的工作。就像你不会把让一个医生来做会计工作,波卡的理念就是,一个分片擅长做会计,一个分片比如说擅长做 NFT,另一个分片擅长治理等。这种专业化让链可以更快处理其工作,因此我们从非通用化中获得了性能优势。像以太坊就是非常通用的智能合约平台,这就让它什么都能做,但是什么都不精。而波卡是说,我们可以有一些万精油的链,但是也可以有一些在某方面很专业的链。

所以规模化是很重要的一点,但另外一个很重要的是,当你做一项新的技术,你只有在做出来并有人用之后,才能知道它的持续影响是什么。我在做波卡之后才意识到的一点是,智能合约平台非常适合做智能合约,但是这些平台上发生的很多事情其实根本不是智能合约的工作。以太坊的用户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想在该平台上以智能合约来部署去中心化应用的人,另一类是想要使用去中心化应用的人。问题在于,这些用户并不是想用以太坊,他们只是想用上面的应用,他们并不关心 ETH 是什么,如果去中心化应用建立在一个不需要他们去关心底层平台 token 的平台上,其实对用户来说更好。同样地,这些应用开发者也不是很想把应用建立在智能合约上,有时候他们并不想用智能合约的方式来架构自己的应用。很多时候,是智能合约平台强加了一些设计决定在你身上,而这些决定是违反了你平时架构软件的方式的。

在 Polkadot,我们希望把设计的自由交还去中心化应用开发者们,更进一步,我们不希望让 Polkadot 介入到去中心化应用和其用户之间,因为这样做很傻,只是在降低这些应用对用户的效用而已。如果用户还需要去接触底层平台的 DOT,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干扰。进一步说,如果你将去中心化应用的用户很大程度地限制为底层平台用户,具体点说就是,如果你不是已经拥有了一些以太币,那么你很难去使用以太坊上的任何智能合约,你不仅得理解该智能合约,还得理解以太币,你得去交易所里,注册一下,弄点以太币,把它们转到一个账户里,然后才能做一些跟该去中心化应用相关的东西。这些步骤,对于一个本来不了解以太坊的人来说很麻烦,现实点看,你的目标用户就被限制在了那些已经持有以太坊,有 MetaMask,而且了解以太坊和其账户的概念的人。如果我们想要走向主流用户,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Polkadot 想确保能交付一个去中心化应用平台给开发者,让他们的应用可以直接和用户交互,而且不用涉及任何中介。

平行链的成功和 DOT 的价值

Camila:所以举个例子,Polkadot 上的平台 Acala 的用户,不需要持有 DOT 才能支付交易手续费,他们可以直接持有 ACA 来使用 Acala。那么 DOT 的价值来自哪里呢?它的通证经济学是怎样的呢?

Gavin:我们并不想从经济上把 DOT 的和平行链的成功分开,所以我们做的是,让平行链可以部署到 Polkadot 上,要么是它是一条有公共利益的平行链,也就是可以提供一些对 DOT 持有人都有用的功能,要么是通过 Auction。我们通过 Auction 把 100 条或者 200 条平行链的插槽放出去,插槽有点像是 Polkadot 中的一些地块,团队可以竞标这些插槽,如果成功了,就可以将其去中心化应用部署到 Polkadot 上。团队可以用他们喜欢的方法来吸引用户,不需要担心用户得去了解 DOT token。这些 Auction 的竞标方式是锁定 DOT,而不是支付 DOT。在平行链团队租赁插槽期间 DOT 都会被锁定,目前 Polkadot 的租赁期是两年。假设一个平行链团队锁定 100 万 DOT 来租赁插槽,那么两年租期结束后,这 100 万 DOT 会被解锁。这个过程是由 Polkadot 协议保证的,他们到时候一定可以解锁这些 token。

那么有趣的地方来了,团队要怎么找到 100 万 DOT 来竞标插槽呢?可能团队自己有很多 DOT,或者可以去找 VC 之类的融资或借款,又或者,可以使用 Crowdloan。这个概念有点像 Crowdfund,只不过大家仅仅是借出自己的 DOT,而不是把它给别人。同样的,这个过程也是由 Polkadot 协议保证的。所以团队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很多人的支持,而且团队可能会说,只要你借 DOT 给我们,我们就会给你一些奖励,奖励形式也取决于团队,比如可以给 5% 的 token,或者说可以给出 NFT 奖励,只要持有这个 NFT 就能当 Collator 节点来赚取回报等等,又或者说给你一些服务的折扣等。

Camila:目前为止有多少平行链通过 Auction 租出去了?

Gavin:Polkadot 有 6 条平行链已经上线了。

除了 Dotsama 外,还会有其他中继链吗?

Camila:在 Polkadot 生态中,除了金丝雀网 Kusama 和主网 Polkadot 这两条中继链之外,你觉得还会有其他的更多中继链吗?

Gavin:我猜可能还会有另外一两个,其中一个我看到的趋势是联盟类型的链,也就是专门为产业、企业、组织打造的链。他们可能想要联合起来并互相沟通,但是却不想成为某条公链的一部分,可能觉得没有必要加入另一条链的经济系统。对于这些链来说用 Polkadot 就更合适,因为Polkadot 不会介入到所有交易中。所以理论上说,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中继链通过桥连接到 Polkadot 中继链,这些也可以被看作是广义上的 Polkadot 生态。

我觉得至少从我个人的角度可以这么说,如果说某条中继链不能提供 Polkadot 和 Kusama 以外的价值,只是纯粹的山寨,那么我们可能不会欢迎这样的链。

区块链行业的未来形态

Camila:在目前我们所处的区块链行业环境中,有多个 Layer1 的链互相竞争,你觉得 Polkadot 会成为主要的生态之一,吸引大多数的开发者和用户吗?还是说各种链都会通过桥等方式互相联系起来?你怎么看?

Gavin:几周前 Vitalik 发表了一篇文章,称 “桥正在衰落,别再搞桥什么的了”。大体上说,我认同这个观点,我觉得桥可能扮演的是一个相对不重要的角色,它们遭受着 “反网络效应”,也就是说对于少量的金融价值流量来说它们足够安全,但是如果某个桥变得很重要,流量增加了,这个桥就会变得越发不安全,因为桥的安全性是固定的,但是通过其中的流量却可能大大增加,那么在某一个点,流量的价值超过了桥的安全性,那么受到攻击就只是时间问题。

只要桥的价值流量被控制在合理范围内,也就是说桥不要被使用得太多,那么桥这个方案也是行得通的。但是如果在桥的基础上架构一个生态,那就是自讨苦吃,所以我并不觉得这会是未来的趋势。

我希望我们可以维持在两三条主要的链,每条链有不同架构,我们总是在说 Polkadot 是 Layer 0,它自己除了保障平行链的安全之外其实不做什么事,平行链才是为用户提供应用的链。所以我觉得去想象这样一个世界并不牵强:只有一两条 Layer 1 负责自己的安全,更多的 Layer 0 负责着其生态的安全。

我的主要驱动力是确保我们提供对开发者来说最好的平台,因为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不是获取用户,而是获取开发者,从而保证我们有最有吸引力的应用,有最有吸引力的部署应用的平台。在我看来,去中心化应用提供者可以有效地向用户推销其服务,而不用强制用户为其部署应用的平台买单,这点对主流采用至关重要。所以我得保证在 Polkadot 中能实现这一点,因为在其他的链里并没有实现,还有就是让 API 和框架好用。而且我们可能会自己做几个 demo 应用,一是因为好玩,二是可以内部试用一下自己做的东西,确保它好用。

Web 3 的未来

Camila:你从很早之前就在谈论 Web3,比很多人初次听说这个词要早很多,你从 2014 年起就在写文章谈论 Web3 了,你可以聊聊 Web3 对你来说是什么吗?还有最近有很多人都在质疑和反对 NFT、Web3 等,认为通证化治理只是把去网络应用变成了富豪统治,认为这些只是无意义地往互联网投入大量资金和贪婪而已。你怎么看待这些声音呢?

Gavin:对于我来说,Web3 不是加密货币,也不是区块链或者通证经济学。对我来说 Web3 就是去中心化,就是公开、透明,是从技术上能够绝对保证你的预期能够如约实现。

我不应该必须得相信 Facebook 才能和我的朋友发消息,也不应该必须相信银行才能给我爸爸打钱,不应该这样啊。在过去我们是不需要这样做的,以前可能是我爸就在我旁边,我直接给他钱就行了,这个转账过程中我不需要信任任何银行,或者我直接转头就能跟朋友说话,不需要信任扎克伯格。这种把任何东西都植入信任的方法是一种懒惰,只是因为作为开发者和服务提供方,如果你给予自己上帝的权力,架构起来就会更方便而已,如果不这样的话会更难。但是那却是我们应该在这个时代去做的东西,在这个时代,我们有很多非常能干的人在努力地去消除 “自由社会” 的概念。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去把隐私保障和诸项基本权利载入我们使用的软件和科技中,这些权利才能不被绕过,才能确保没有个人可以去打破这些规则。这些东西对于自由世界的存在是必不可少的。

我认为的 Web3 是一个技术堆栈,让我们能够使用它来创建大多数人在用的网络应用,这些应用比没有采用该技术栈的应用更不容易受攻击。

原播客:https://thedefiant.io/polkadots-gavin-wood-on-building-a-layer-0-to-underpin-the-entire-blockchain-based-economy/

翻译/编辑:PolkaWorld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PolkaWorld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区块链内参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tokennews.net/110358.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